二戰期間流落東瀛的金太祖璽印鑒賞

  • 您好,歡迎使用百貿網  
二戰期間流落東瀛的金太祖璽印鑒賞
時間:2013-01-14 來源: 百貿網轉自互聯網,如對貴司有侵權行為,請聯系百貿網刪除

印面
“東懷國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寶” 的龍紐鎏金銅印

  ■北京 伊葆力

  不久前,在日本福岡市希爾頓海鷹賓館舉行的“首屆大承國際拍賣會”預展現場,預展拍品中的一組中國古代官印,引來觀眾頗多矚目。這些官印多為二戰時期流入日本,其中一方印文為“東懷國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寶”的龍紐鎏金銅印,尤為令人矚目。

  此印為青銅質,通高4.6厘米,重680克,鑄制。印面正方形,邊長8厘米,印陽文漢字九疊篆“東懷國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寶”12字。印文右起三行豎排,行4字,右上起順讀;印文結構飽滿,書法端謹。印背起臺,臺上焊接橋型雙龍連尾紐;紐兩側各陰刻契丹小字一行,其中一行刻7字:“□□□皇帝□□”,應是印面漢字“東懷國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寶”的簡寫;另一行刻8字:“□□□□□三月日”,應是頒制單位和年款。此印鎏金,但已脫落殆盡;印面有輕微磨損和劃痕。

  “東懷國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寶”,是金朝(1115—1234)開國皇帝完顏阿骨打的御用璽之一,制作于1119年。是年為宋宣和元年、遼天慶九年、金天輔三年。據記載,這是當時與金國對峙的遼國天祚皇帝,應完顏阿骨打“求封冊”的要求,于當年八月,派遣太傅習泥烈等奉封冊、璽印來金行冊封禮時,頒賜了這方“東懷國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寶”。

  關于金國在建立之初曾請求遼國頒賜封冊、璽印,并被賜名為“東懷國”和頒發了印文為“東懷國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寶”的一段歷史,《金史》與《遼史》均載述闕略,語焉不詳,而同時期的一些私家史籍卻記述較多。如《三朝北盟會編》和《契丹國志》二書,便載錄了遼天祚帝《封金主為東懷國皇帝冊》一文:“朕對天地之閎休,荷祖宗之丕業,九州四海,屬在統臨,一日萬幾,敢忘重任,宵衣為事,嗣服宅心。眷惟肅慎之區,實界扶馀之俗,土濱巨浸,財布中區,雅有山川之名。承其祖父之構,碧云袤野。固須挺于渠材,皓雪飛霜。疇不推於絕駕,封章屢報。誠意交孚,載念遙芬,宣膺多戩。是用遣蕭習泥烈等,持節備禮,冊為東懷國至圣至明皇帝。嗚呼!義敦友睦,地列豐腴,惟信可以待人,惟寬可以馴物。戒哉欽哉,式孚于休。”

  需要指出的是,遼天祚帝頒賜封冊、璽印的時間,文獻記載各異,著名遼金史專家陳述輯錄的《全遼文》,于《封金主為東懷國皇帝冊》后按語中考述甚確:“按天祚冊封阿骨打事,《北盟會編》作天慶五年(金太祖收國元年)。《遼史拾遺》十一引《謀夏錄》曰:‘天慶八年八月,阿骨打遣人契丹求封冊,……天祚付群臣議。蕭奉行等喜,以為自此無患。……冊阿骨打為東懷國皇帝。’《契丹國志》亦作天慶八年八月,阿骨打遣人詣天祚求封冊。并記十二月金國楊樸以儀物不全,以為非是。次年三月遣蕭習烈等回云云。檢《遼史天·祚紀》天慶七年末稱:‘是歲女直阿骨打即皇帝位,建元天輔’。又‘八年八月庚午,遣奴哥、突迭使金議冊禮。’又‘九年正月,金遣烏林答贊謨來迎冊,三月冊金主為東懷國皇帝。’《金史·太祖紀》:‘天輔三年(遼天慶九年)六月辛卯,遼遣太傅習泥烈等奉冊璽來,上擿冊文不合者數事復之。’所記與《遼史》合。是冊封阿骨打事,當在天慶九年,即宋徽宗重和二年。阿骨打始議求冊,當在天慶七年,即金天輔元年。《會編》、《國志》所記,當是傳聞舛訛也。”

  據上引可知,“東懷國王至圣至明皇帝之寶”璽印,是一件歷經滄桑、碩果僅存的重要的歷史文物,其承載的豐富歷史信息,證史和補史價值甚巨。因此,這方古印,在存世的眾多華夏文物中可謂鳳毛麟角,猶堪珍視。

相關商機:

>> 返回工藝品資訊
手机捕鱼海底捞修改器 河北时时计算公式 快乐十二四川走势图手机版 曾道人特码资料 白小姐开奖结今晚一 快乐十分前三值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怎么会卡奖 长春快三走势图 众彩网七星彩安然汇总 老时时历史记录 今日天津快乐十分开奖